北京跟团游价格交流组

关注 北京十一学校把所有讲台全都拆除了,没有了讲台,你怎么当老师?!

泰山教育智库 2019-06-29 09:54:52


泰山教育智库

服务|树人

??

讲台是一个很有趣的东西。每一个学生在学校里几乎天天和它打交道,但是又和它保持一种本能的距离。


当您站上讲台,脚下高起来的那一块早就在宣示着主权。坐在下面的人别无选择,只能抬头仰视,等您开口说话,或者等您动用那神圣的权力。学生对这种权力充满了敬畏感,甚至是恐惧感。而长期以来,它的拥有者,似乎只能是教师。所以,学生们也自然地学会了和教师保持距离。


2012年北京十一学校把所有的讲台全都拆除了。许许多多原来看起来似乎高高在上的老师们,就这样走下了不论是现实中的还是精神上的讲台。您或许觉得,十一学校取消行政班、实行走班制仅仅可以当做一个特例。不过,请您细细琢磨,教师走下讲台意味着什么?


从讲台上走下来意味着从改变学生到助力学生,从教训学生到与学生对话,从指挥学生到与学生相处,从班主任变成教育者,从课堂的主宰者变成学习的引领者——无论您在哪里做教师,这些不都是做教育的真谛吗?本期好书推荐,中教君为各位老师带来语文特级教师曹书德所着《走下讲台做教师》一书。



让学生畏惧 “好处”多多


一天,??我问一个学生:“你平时最先做的作业是哪科?哪科学习任务必须严格按要求完成?”


学生回答:“我首先做化学啊!不折不扣地完成,必须的!化学作业若出一点问题,老师要找我那就死定了!”


听了这样的对话,作为这名学生的化学老师,免不了是有一些骄傲的。


有一个学生在随笔中对比以前的语文老师王老师和现在的语文老师张老师:“在王老师的课堂上我不敢有丝毫的分心,即使坐在最后一排也得聆听她的每一句话,记录她强调的每一个重点,生怕稍有大意而被训斥。


而在张老师的课上我就放松多了,有时甚至心游万仞,精骛八极。考试成绩也有天壤之别,王老师教的时候我语文成绩超年级平均分一大截,而张老师教的时候就总在年级平均分以下了。”看了这段文字,王老师可能会有些欣慰,而张老师可能就是失落了。


学校的一位中层管理者在教师大会上说:“有的老师在学生中建立了很高的威信,比如刘老师,她开学生会,鸦雀无声;她管自习,没学生敢玩手机。但有的老师没有威信,管不住学生,学生竟然在他面前吃零食,大声喧哗,甚至用手机玩游戏。”听了这样的评价,刘老师心中想必是很有成就感的。


学生完成我布置的作业一丝不苟,而对其他科目的作业可以做得马马虎虎;学生上我的课必须聚精会神,上其他的课可以心不在焉;学生在我面前像温顺的绵羊,在别的老师那儿可以为所欲为。如果是这样的老师,值得骄傲吗?我以为,不仅不应自豪,反而需要反思。



反思一 :你想看到真实的学生,还是伪装的学生?

在学生面前,老师尤其是班主任,本身就有一种天然的威势。


学生为了顺应自己内心并不认同的老师定的规矩,往往就会使出变色龙的本事:当着老师的面做出乖学生的样子,一旦没有老师监管时就会散漫、放纵;或者在严厉的甲老师手下就表现得中规中矩,而到了温和的乙老师那儿就表现得无所顾忌。


有位姓张的学生上学期在周老师的班上任副班长,周老师吩咐他做什么他都没有怨言,周老师有时还训斥他事情干得不出色,他也虚心接受批评。下学期班主任换人了,周老师只是他的科任老师。周老师给张同学布置了一件服务于全班的小事,他就极不情愿,导致双方出现言语冲突。


此时的张同学,恰恰就是他最真实的状态,周老师没有必要为他过去的伪装而怨恨和不满,而应该在理解、尊重他的前提下与他沟通,开启真实教育的大门。


教师要面对真实的学生才能有真正的教育,而让学生有真实表现的前提是师生真正的平等。有大量伪装的好学生存在的校园,那里显然缺乏平等的师生关系。


反思二:要让学生内心认同,还是深感恐惧?

学校是学生学习的地方,当然也是学生犯错的地方。


在现实的教育环境中,许多犯错的学生接受的是教师的训斥和惩罚,这种教育方式带给学生的往往是内心的恐惧,他们会因为害怕某学科老师当众的责罚而先写这位学科老师布置的作业,他们会因为害怕达不到某学科老师规定的考试成绩而只重视这门学科的学习。


因此,对学生很强势的老师往往教学成绩也不错,甚至有的学生也写文章赞美自己内心害怕却又提升了自己成绩的“严师”。


当学生由恐惧而变成顺受的时候,教育就扭曲了学生,甚至戕害了学生。“严师”只能从表面上震住学生,令其服从自己,不能让学生发现和认清自身,极少数学生恰恰会因为极度恐惧而厌学、自卑。


拿医生与教师来比,医生医身教师“医”心。二者既相似又有差异,医生医身稍有差池,患者就会有明显的表现——或恶化或死亡,这也是导致医患关系紧张的原因之一。


教师教育学生方式不当,学生的心灵可能会受到伤害,他可能暂时表现不出来,日后一旦寻到时机,可能做出毁灭性的伤人害己的事情。如此看来,教育方式一旦出错,其实也是“医疗事故”。



反思三:把学生当作需要关爱与引领的人,还是实现自身价值的工具?

许多学校评价教师看重的是教师任教班级的整体成绩与荣誉,顺应这种价值观,教师难免视学生为实现这些成绩和荣誉的工具,所以有的教师会对任教的学生不加区分地制定铁的规章制度,统一执行,步调一致,培养出所谓的“示范班”、“超强班”。即便有个性特殊的学生极不适应,也在班集体这个大环境中被裹挟着翻滚,身不由己。班集体赢了,辉煌了,任教教师也似乎实现人生价值了,学生个体则被淹没在集体之中不见了踪影。


这么说来,教师似乎不能盲目地为自己在学生中建立的所谓威信而骄傲,感到自豪的应该是他在尊重学生差异的基础上,对学生的引领和对学生内在动力的激发,而非降服、震慑、威逼和控制学生。

?

曹老师在自序中写道:“没有了讲台,我放下高高在上的身段走进学生之中与他们平等对话;没有了讲台,我自觉地减少了说话量而增加了与学生的交流互动;没有了讲台,我又感觉到生活的任何地方都是与学生相处的所在。讲台消失了,教室却在无限扩大。”


无论您所在的学校有没有讲台,师生关系都是一个是的探讨的问题。有形的讲台容易拆除,而心中无形的‘讲台’你可拆掉了?

泰山教育智库

以文化引领社会发展

用教育推动人类进步

关注微信|泰山教育智库(tsjyzk)


(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

征稿邮箱:taishanjiaoyu888@163.com

欢迎点击右下角留言,参与话题讨论

Copyright ? 北京跟团游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