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跟团游价格交流组

学生都要跪着管导师叫爸爸?不,在这里,你可以站着搞科研!

酷玩实验室 2019-06-08 09:34:46


酷玩实验室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酷玩实验室

微信ID:coollabs


前两天

蛋蛋姐写了一篇文章

《武汉理工教授:“叫我爸爸,给我洗衣送饭,下跪认错!”

研究生被逼跳楼自杀》

想必大家都已经看过了


接着

后台便收到了许多留言

大家纷纷痛诉

自己的导师

怎样给自己身心折磨


知乎上的大V们

也在疯狂讨论着

那些曾经被逼自杀的研究生们


我不禁在想

中国的科研到底怎么了

那些不认真做科研的导师们

把学生压迫成黑奴


那些想方设法一心一意

认真做科研的教授们

却很多都没有好的结局

看看我曾经写过的

浙大的褚健

还有清华的付林


这两天我一直忍不住

在思考一个问题

中国的科研体制究竟怎么了

偌大一个中国

真的竟找不出一个

可以安心做科研的地方吗


查阅了大量资料后

我还真发现了一个地方

它在中国科研环境里

简直就是一个奇葩

我一度怀疑

它真的存在于中国吗:

它建在北京的荒郊野外

却有一个全球最顶尖的学术顾问团

1名诺贝尔奖得主

6名美国科学院院士

2名英国皇家学会院士

和1名法国科学院院士


每年面向全球公开招聘

不看背景不看出身

只要有能力你就来

每年给你200万安心做科研

5年之后看结果

你有能力就每年给你300万你继续做

不行你就离开


而这里的学生拿的工资

在2004年就高达2000多元

是清华北大的将近10倍


就是这群人

在北京的荒郊野外

这片中国科研界的净土

做出了诺奖级的科研成果

也许可以拯救全球数亿人的生命


这个地方叫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

简称北生所


人们都说:

21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

抓住这个时机

对中国来说就是一个大事


2000年

在新加坡分子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IMCB)

工作的6名中国留学生

联名给中央写信

要建立中国自己的IMCB


时任国家主席亲自批示

时任国家总理亲自接见

第二年5月便批准建立——

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

在研究所里

规格之高,无出其右


在北京市昌平区

那片抬眼难见人烟的荒凉空地上

中关村生命科学园

北生所的大楼

一点点盖起来了

方圆几公里

没有城铁没有公交

连出租车司机都担心要空着回来

而不愿意把车开过去

不过无论如何

楼总算是建起来了


可也许从出身开始

就注定了北生所要难产
它在体制的支持下诞生

却又处处悖于体制而行

这样的孩子

压根就不该存在

就算勉强存在

大概也是个怪胎


果然

当时的6名留学生

兴致勃勃回国

要大干一番事业

最后却和体制磕得头破血流

以集体辞职告终


可是你孩子生了

就算长得怪

也总得有人养吧

如今楼都建好了

设备也买了

总得有人来做


无奈之下

2003年

中组部、科技部和北京市科委

联合牵头

请了多位诺贝尔奖得主

以及杰出科学家

组成了招聘委员会

开始全球发广告

招聘管理人员和研究人员


最终

王晓东和邓兴旺胜出

任联合所长


王晓东是谁呢

1985年赴美留学

在美国娶妻生子

并一路奋斗

拿到西南医学中心终身教授

然后在数十万留学生中

第一个拿到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

人们说他

离诺奖只有一步之遥


你要在赴美留学生中

选一个代表性的成功人士

美国梦的实现者

那一定是王晓东


就是这样成功的他

在国家最需要他的那一刻

选择分出一大部分精力

给一穷二白的祖国

和邓兴旺一起

轮流回国做北生所的所长


这样大牌的科学家

国家决定:

每年给他们每人100万年薪

虽然比起美国确实不多

可他俩却觉得

我都没全职回国做

怎么能要国家的钱呢


于是他们分文未取

这份又累又苦

出力不讨好的工作

变成了他俩的义务劳动

在冷门的科研上

企业化运作,没有编制


他们开始在全球范围内

招聘年轻科研人员

制定规章制度

让北生所真正动起来


2003年的中国科研

生命科学领域

可以说是薄弱到不值一提

那时候王晓东就在想:

怎样才能在中国

做出影响世界的科学?


根据在美国多年的经验

从头想到尾

王晓东想到了六个字——

为年轻人赋能


王晓东说

最有创造力的其实是年轻人

可在他们最有创造力的年纪

资源却都追着有成就的人跑

等他们拿到资源了

那个拼劲早已经过去了

哪里还能出来什么成果

于是他决定

我们招人不看“三围”:

唯职称唯论文唯学术

只要你有能力你就来


在这里

你不用靠关系争取项目

不用为资金发愁

不用想着评职称

我们每年给你200万

你就安心做你想做的科研

中间我们绝不干涉

有啥问题提出来

能解决一定解决


他说:

让权力制度化,让才能不惧怕,便是自由的根本。只有从体制上保障年轻人的心灵自由,他们才会心无旁骛地去做科学探索


自由给足了

要求自然也极其严苛

每5年评定一次

邀请国际同行匿名评估

你到底行不行

行的话就继续做

我们每年再给你涨100万

不行的话不好意思

你就直接离开


王晓东这个

最牛的华人科学家都回国了

在他的号召下

许多在国外的年轻科研人员

纷纷跟着回了国

来到北生所一展身手


可一个研究所里

只有老师没有学生

怎么能行呢

研究根本就没有办法进行

然而北生所虽是一个科研机构

当初却是按照企业注册的

根本就没有资格招生

人家来了也发不了毕业证呀


王晓东他们想:

绝不能让事情卡在这里

想尽办法之后

他们决定和北大、北师大、农大

等几所学校合作

毕业证就发他们的


而他给学生们开出的条件

更是极具诱惑力

补助标准是

中期考核前2167元/月

考核后2500元/月

不负责住宿


要知道

那还是2004年的时候

教育部的生活补助标准不过是

硕士生290元

博士生350元/月

然而

北生所真正给学生们的福利

并不是金钱

而在于自由

任何学生有任何问题

可以直接给所长发邮件、打电话

甚至直闯所长办公室


在这里

老师和学生之间

不是命令与被命令

而是交流与合作

而且最受宠的永远都是学生

各个国家的学者来访问

不管是院士还是诺奖得主

吃的第一餐饭

一定是和学生一起


作为一个研究所

毕竟没有经济来源

钱总是不够的

当所里的钱不够发工资的时候

一定优先给学生发

当要搬家的时候

最好的房子

也一定是给学生住


王晓东像对待

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

含辛茹苦拉扯着北生所

在科研这片处女地上

一步步往前走


2010年

他甚至辞去终身教授职位

关闭在美国的实验室

一心一意全职回国


义务兼职做了5年之后

这一次全职工作

他没有福利没有编制

就连薪资也依然是

5年前提的100万

不过是在美国的一半


可是他依然心甘情愿

甚至和妻子孩子

过着两地分居的生活

一个人苦苦坚守

心中只有一个信念——

为年轻人赋能

让中国的科研体制

焕发出新的生机


在这样国内没有的先例下

在各种各样的制度创新下

人们没想到的是

短短几年间

这个从零起步的研究所

竟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

疯狂出现新的成果


2005年

邵峰来到了北生所

他在哈佛医学院学成后

觉得未来的方向

一定是原创性基础科学

于是毅然回国

从零建立实验室


短短几年的时间

在人体免疫系统上的重要探索

尤其是败血症等

重大疾病的药物研发

取得了重大突破

在《自然》《科学》《细胞》等

三大国际顶级学术期刊上

发表论文9篇

他的总共50多篇论文

被国际同行引用4000多次


2015年

年仅43岁的他

便当选中科院院士

成为1600多名院士中

最年轻的一位


同样在2005年

美国杜克大学神经生物学

博后毕业的罗敏敏

来到了北生所


在这个只想让年轻人

安心做科研的地方

他在神经科学领域的发现

颠覆了30年来的主流理论

抑郁症、精神分裂症

这些困扰全球3亿多人

曾经无解的疾病

终于有了新的希望


同样的

哈佛大学医学院

最优秀的病毒学家之一李文辉

也在北生所

看到了中国科学的希望


10年前他选择回国

选择了一条少有人走的路——

寻找乙肝病毒受体

这是一个全球科学家

集中力量整整40年

都无法取得突破的课题


这条路注定是寂寞的

也是难看到希望的

甚至,根本就不会有结果

在北生所整整五年

李文辉都没能发出一篇论文

换到别的地方

早就被踢出去了


可是在这里

他居然可以继续做科研

五年后

他居然找到了

肝脏病毒进入人体肝脏的通道

这是世界科学界

40年来的巨大突破

有可能终结乙肝病毒无法根治的历史

拯救全球2.4亿患者的生命


科学界的人都说

这是真正在中国做出的

生命科学重大突破


不仅仅是他们

短短10年的时间

在北生所这片科学沃土上

诞生了许多项中国原创的科学发现

仅在《自然》《科学》《细胞》

三大国际顶尖科学刊物上

就发表论文30余篇


在2011年的

美国休斯医学研究所

国际青年科学家奖中

来自全球700多位学者激烈竞争后

获选的只有27

而中国获奖人数最多,共7

其中4位都来自北生所


曾有10位全球顶尖科学家

组成的国际科学指导委员

对该所进行了实地评估

他们得出的结论是:

世界上没有任何其它研究所

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

在国际科研领域占据如此重要的席位


北生所做得好吗

是真的好

清华北大浙大

等国内的很多科研机构

都开始向北生所学习

学习它的制度和文化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

它的探索是成功的


然而

一件遗憾的事情是

在近10年的辉煌之后

北生所居然开始衰落了

许多科研人员

纷纷跳槽离开

成果也出得没有以前多了


很多人都发出了疑问

这么厉害的研究所

怎么会衰落呢


人们只盯着它的成果

可是人们忘记了

在这短短的十几年间

物价都在疯涨

科研经费自然也得涨


然而

国内的科研单位

经费几倍几十倍的增长

而那个有着辉煌成果的北生所

由于挂靠了太多单位

从大家都管

到没有人管


十几年过去了

这个为中国科研体制

杀出一条血路的北生所

经费却依然是

十几年前的一个多亿


算一算这些年的物价

已经翻了多少番呢

每年一个多亿的北生所

拿什么去和经费充足

盘踞多年的体制竞争呢


科研工作者也是有家的人

也还要吃饭啊

任你环境再好

没有钱终究是留不住人的

于是许多在这里打下江山的

科研工作者们

纷纷跳槽到了

他们曾经不喜欢的体制内

兜兜转转依然回到了原地


今年是王晓东任职的第14年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明年将是新一轮的换届

我不知道

王晓东究竟还有多大的信心

抛开美国的妻儿

继续带着北生所

在和体制抗争中奋力前行


我所知道的是

在某种程度上

作为中国海外科研人员的领军人物

第一个拿到美国科学院院士的华人

他的回国或离开

一定是千千万万海外华人的风向标


正如他曾说的:

你走到了某个学术领域的前端、甚至成为带头人的时候,你的行动就具有了某种风向标的示范性。中国的科技还那么落后,非常需要我们这些海外留学生的经验,尤其是在我们年富力强、有创造力的时候,回来帮助完善制度建设和人才培养非常关键。这个时候,你回不回去是有标杆意义的,是实现自己,还是在成就自己的时候也能兼顾回报生养你的故土?这是不需要纠结的问题。


十几年前

施一公因他一句:

一公,我们都欠中国

至少15年的全职工作

而决定回国工作


与此同时

饶毅也一起回国

于是

王晓东、饶毅、施一公

他们靠着自己的专业和影响力

将中国生物领域拉上国际水平


还有各行各业

千千万万的人

在他们的影响下回到祖国

为中国的科技发展

做着自己的贡献


可假如王晓东离开了

也许他只是回到美国

重新开始他的科研之路

可对于中国科研体制

我无法想象

究竟会是怎么样的打击


这将意味着

这所诞生在中国的

国际顶尖研究所失败了

而更加严重的后果是

这次国际顶尖阵容加持的

中国科研体制的试验田

彻底荒废了


将会有多少

正欲改革的大学和研究所

就此退回体制

又有多少渴望投身科研的学子

像我的朋友乌鸦上尉一样

就此望而却步

还有多少正欲从海外归来

投身国家建设的留学生

就此改变主意

这些我都无法想象


中国人总爱说:

枪打出头鸟

可有的时候人们总会忘记

这只出头鸟后面跟着的

是一整个归家的鸟群

他们所能撑起的

是一整片蓝天啊




酷玩实验室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酷玩实验室(ID:coollabs)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参考资料:

六谷斋 《十字路口的北生所》

智刚 《北生所唯一的一次“破例”》

饶毅 《一个成功的研究所为何被边缘化》

光明网 《生命科学大牛王晓东院士和他的北生所:很庆幸40岁时有勇气选择回国》

近期热门


Copyright ? 北京跟团游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