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跟团游价格交流组

【“人民人”话国庆系列之四】30年前的天安门广场集体舞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 2019-08-08 11:18:05

1984年是建国35周年,也是改革开放的第一个建国大庆,而我,有幸参加了当晚的国庆晚会。

那一年,我院团委接到北医团委的任务,在我院选拔党团员们50人参加国庆晚会跳集体舞活动。广大年轻团员们得知这样一项光荣而又能展现青年风貌任务时,个个踊跃报名,积极参练。大家知道,医院是个女多男少的单位,选拔女团员不成问题,个个年轻漂亮,而男生们就得扩大范围,于是年轻党员、超龄老团员、检验科副主任杨铁生教授,设备处的宋东启工程师等就被拉入了队伍,而他们的热情一点不比青年人差。

国庆晚会伴舞曲是一首“我们是八十年代的新一辈”的主题歌和“阿里山姑娘”等十几首歌曲为基调的集体舞。当时,大家在医院团委书记张黎声同志的带领下,在白塔寺院区食堂学舞练习。我记得,我们这些经过“文化大革命”的青年人大多数没有接触过舞蹈,学舞要从基本功开始的,每天下班后苦练舞步,常常忘记了吃饭。当大家跳得有模有样了,就“敢”去主楼的四楼顶,随着晚霞的西下,合舞彩排。作为团委副书记,我不但要参与练舞,还协助组织工作,尤其是随着歌曲的播放,深感年轻一辈责任的重要,那种承前启后的使命感油然而生,更为任务是光荣的、工作是艰巨的、时间是短暂的而乐意辛劳。

国庆节当天,因为上午天安门广场要举行盛大的阅兵式和庆典游行,我们必须要在中午之前集合,才能按时到达指定地点。记得那天,我们热情似火早早赶到医院,集合在装饰一新的白塔寺院区门前,由电教室陈珍的爱人中国知名摄影家杨晓利先生为大家合影留念。通过照片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穿的都很漂亮吧!那时的我们没有活动经费,没有统一服装,大家自备一个几角钱的大面包充饥,但是我们依然快乐、依然幸福、依然热情高涨。

随着天安门广场阅兵式和庆典游行的结束,我们出发了。经过西四、西安门、府右街、六部口、新华门的几层警戒线检查,来到位于天安门城楼与中山公园之间的华表西侧。看到天安门城楼上的红旗迎风飘扬,大红宫灯张彩绚丽,观礼台下的鲜花朝着我们微笑点头,广场中央毛主席纪念堂和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的孙中山画像与广场两侧的马克思、恩科斯、列宁、斯大林的画像,让我们想到了中国革命的近代史,听到天安门广场游行的队伍中打出“小平你好”时,感到即新鲜又振奋;听到金水河流水向我们倾诉着新中国变化和广场的大喇叭里歌曲声让我们想到------这就是要我们加倍努力,参加改革开放的进军号啊!

夜幕降临,华灯齐放,天空中激光闪烁,广场里人山人海,我们北医方阵大舞圈套着小舞圈,大家随着振奋舞曲跳起欢快的集体舞。我们方阵旁边文艺团体表演了唱歌、舞蹈、戏剧、杂技、武术、舞龙、耍狮子、旱船、踩高跷等精彩节目。为了完成任务,专业团体表演的再好,我们也坚守岗位,继续跳我们的集体舞

当广场南侧焰火升起时,只见一团团腾空升起的烟花,五颜六色在头顶骤然炸开,在黑凄凄的夜空中绽放出一朵朵美丽的花朵,紧接着传来阵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整个广场人们一起沸腾,医院为我们做了一面院旗,我们也兴奋地舞动着。广场上挥舞的校旗、院旗、厂旗、彩旗那真是一片红的海洋,壮观,美不胜收。

晚会一直沉浸在欢乐的海洋里,等到音乐停止大家才姗姗离去,记得家远点儿的伙伴们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一两点了。

几十年来每每想起,总有一种我也曾年轻,我也曾风华正茂的那份激情,也为我加入了,我参与了,而快乐着、幸福着!

作者:岳兰,59岁,1975年来到人民医院,先后在预防保健科、医务处工作。

Copyright ? 北京跟团游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