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跟团游价格交流组

北京大学法学远程教育(2001年专升本)学习心得

法律学堂 2019-08-02 10:31:08

当年,在北京大学的网站上有一个北京大学法学远程教育(专升本)(2001年)第一学年的学习即将结束时,作为最高人民法院学员的马群祯先生的学习心得。

在心得中他说,

我叫马群祯,今年51岁,北京人,是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工作人员。最高人民法院政治部领导叫我到这里给大家说一说我是怎么学习的。我这个人性格内向,不善言谈,尤其不善于在众多人面前说话。但领导交代这么个任务,总得完成,今天就向大家汇报一下我的学习情况。

我们这一代人聚在一起的时候常常哀叹,“文革”、上山下乡直到现在的提前退休、下岗,总之我们国家里这些倒霉的事,都叫我们这一代人赶上了。

上初中二年级的时候,赶上“文革”,书念不成了。由于家庭出身问题,不能跟那时候同龄的孩子一起上街造反,我就在家当了两年逍遥派。1968年到山西农村插队,一插4年。从农村出来,到砖瓦场、水泥厂当过和泥、铲灰的工人,在物资局跑过采购。1979年到了县法院,才算有了一个比较安定的工作环境。

工作一稳定下来,我深深感觉到自己的那点知识不够用,因此很想再继续学习。恢复高考后,虽说可以继续念书,但对己经参加工作的人来说,你能不能去念书,不仅看你的考试成绩,还要看指标,看单位的意见,单位的意见很重要。那时候,我已经是单位里的工作骨干,尽管我的考试成绩不错,但领导舍不得让我走,相反却愿意让一些平时表现不佳、工作不得力的人去念书。就这样,一次次的学习机会都错过了。只是后来我们法院系统办起业余法律大学,我才在这个学校学习毕业。后来的形势使人们认识到,文凭对一个人的晋升越来越重要。人家那些学成归来的人,都能有一个很好的任命。我却因为学历低,总也升不上去。我们老院长离休时对我说:“唉!现在我唯一遗憾的,就是把你给耽误了!”老院长说出这样的话,叫我再说什么!只能把命运对我的不公,理解成是工作需要,抱怨能解决什么问题。

有句话:“是金子到哪里也要发光”,我觉得很有道理。虽然我没机会继续上学深造,但没人妨碍我去自学,没人妨碍我把学到的知识用于实践。就这样,我不断地在自学和实践中磨炼自己、提高自己。终于有一天,最高人民法院发现我在承办的一起刑事案件中不畏权势保护了农民的合法权益,他们很赏识。在我即将受到这些权贵们的打击时,他们把我直接从中级人民法院调到了最高人民法院,保护我免受伤害。

到最高人民法院这十几年,我一直在最高人民法院公报编辑部当编辑。这个编辑部,恐怕是我们国家里规格最高、人员最精干的编辑部。总编辑,是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一级大法官祝铭山。两位副总编辑,都是正局级配置。以上这些人在公报编辑部都是兼职工作,只有我这个级别不高的人才是编辑部目前唯一的专职工作人员,当编辑。在这里,我向老同志虚心学习写作知识,同时充分利用自己多年的审判经验去发掘各级人民法院的好案件,把它们精心编写成案例提交给审判委员会讨论,提交给各个业务庭和分管副院长去审查修改,最后形成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公布的典型案例。这些典型案例,发挥着指导各级人民法院审判工作的重要作用。每当看到某法院根据典型案例的指导审判成功某个案件的报道,每当看到一些专家、学者对公报典型案例重要作用的评论,我心里都十分惬意。

这次进入北大学习,看到校方提供给我们参考的案例,很多就是我收集、编写出来后在公报发表的典型案例,比如说“人工授精子女抚养纠纷案”(1997年第1期)、“田永诉北京科技大学拒绝颁发毕业证、学位证行政诉讼案”(1999年第4期),等等。

最近还听那些参加过我国第一次司法考试的人说,考试中有一道案例题,说是某县电信局不给县中医院开通“120”急救电话,他们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我一听就乐了,告诉他们:你要找正确答案,去翻2000年第1期公报,那上面刊登的“淑浦县中医院诉淑浦县邮电局不履行法定职责案”,就把你这些问题都回答了。这是我收集、编写的案例,所以我清楚。看到自己的劳动成果能得到社会的承认,你说我心里能不乐吗?在这份学习心得中,他继续讲,

虽然在文凭不高的情况下我作了很多工作,并且也做出一些成绩,但我知道自己的理论功底不行,是在凭老经验、老感觉办事。我国现在走上了改革开放的不归路,加入WTO以后,国外的一些新鲜事物扑面而来。这种情况下,如果还仅凭着自学的那点知识和实践经验办事,绝对不行,就连眼前的工作都不好应付。因此必须继续学习,而且必须参加系统的学习,才能保证自己的知识跟得上时代的发展。正是出于这种目的,我报名参加了北京大学给我们开办的远程教育专升本学习。

在这个学校里,我不算年龄最大的,也得算年龄靠前的。经常碰到有些人问我:你这么大岁数了,本科文凭对你来说己经没有意义,干嘛还来受这个罪?再说,你从来没学过英语,这英语能过关吗?如果英语不过关,你念三年毕不了业,这几千块学费不就白花了?你不是也就白熬炼这三年了吗?

我承认,这是我们这些学生都不得不考虑的问题。但我的情况与其他年轻同学不一样。上学读书,是我多年的夙愿。由于阴差阳错,我这个夙愿从未真正实现。感谢我们这个时代,感谢北京大学各位领导和老师,是你们满足了我这个愿望。对我来说,这可能是最后的一次机会。如果再把它放过去,我将会遗憾终生。

我承认我很想得到一张北京大学的文凭,那将是我的实力的又一象征。文凭,是衡量一个人知识水平的外在标志,但它决不是唯一的、绝对的标志。当前情况下,我们国家由于急需人才,所以不得不特别看重文凭,由此引发出以文凭取人、假文凭泛滥的现象。这些年,那些只有文凭没水平的人,我们见得多了。但是,假的就是假的,它能蒙过一时,不能蒙过一世。它现在就己经遭到很多人的唾弃。随着我国人才的不断涌现,那种只靠文凭取人、假文凭也能蒙事的现象肯定会结束。将来国家的用人,还是要靠水平。我们现在学习,必须以学到真本事为目的,不能再把能否拿到文凭当作我们的追求目标。

能明白这个道理,拿不拿文凭就是次要的。我参加此次学习,目的就是为了提高我自己的知识水平。国家、北京大学和最高人民法院给我们大家提供这次学习机会,最终目的是为了提高我们这些法院工作人员的素质。在这一点上,国家的要求和我个人的愿望是一致的。学习一回,三年以后如果我能拿到北大的文凭,尽管它对我的升迁己经没有意义,我还是会觉得很高兴,因为这标志着我到达了一个新起点。

但我不得不承认,我的岁数毕竟大了,嘴笨,记忆力也不行,平时还有那么多工作等着我做,尽管学别的法学课程可能不会感到很困难,学英语肯定是一道难关。万一三年以后,由于英语过不了关不能毕业,我后悔吗?我的回答是,不后悔。因为这三年里,我将学到很多其他知识。

就拿这第一学期来说,我已经从汪建成老师那里了解了刑事诉讼活动的基本法律规定,刑事诉讼法律条文的基本含义以及它们在司法实践中怎样运用,掌握了刑事诉讼的基本理论和知识;从周旺生老师那里掌握了法学的基本理论、基本知识和基本概念;从甘超英和王磊老师那里懂得了宪法现象,特别是了解了我国现行宪法实施中还存在那些问题。这都是千金难买的知识,它们都将在我今后的工作和生活中发挥巨大的作用,使我的工作更出色,生活更充满信心。这些知识,饱含着北大学者多年的血汗。他们把这些知识传授给我,丰富了我的知识宝库。到那时,即使没有文凭,知识己经装在我的脑袋里,我还有什么可后悔的!

我们这个学校里,大多数同学都比我年轻。你们今后要走的路还很长,展现你们本领的机会还很多。我以我多年的经验劝告你们,千万不要把这次学习当成混文凭的机会,还是要看重学点真本领。只有这样,才不虚度光阴。

要想学习好,学习方法很重要。

我们这些人,年龄不一,文化底蕴参差不齐。但有一点比较一致,基本上都是参加工作多年,有很多办案的实践经验。比起那些在校学生来说,我们在学习时间上、对学习投入的精力上,肯定不如人家,记忆力也比不上人家。但我们决不是一无长处。我们曾经遇到过很多纠纷,处理过很多案件,我们的实践经验丰富,这一点将有助于我们对法学知识的理解。因此在学习上,我们应当扬长避短,发挥理解能力强的长处,别去死记硬背。学什么知识,都要把它和我们经过见过的案件结合起来去理解。对过去遇到但自己无法解释清的问题,这次回过头来再想一想,看看能不能从理论上把它说清楚。把过去在实践中形成的经验,这次从理论上提高一下。总之不要死记硬背,这不是我们的强项。死记硬背,即使暂时能背下来,这样的知识也记不牢,到用时全忘得精光。这么做达不到我们的学习目的。

这方面我有深刻体会。学刑事诉讼法证明一节时,我脑子里马上浮现出曾经遇到过的一起交通肇事逃逸,被告人被从重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的一审案件。我运用证明方法,充分论证了一审判决依靠的证据站不住脚,又以这些证据从反面论证了此案与被告人无关,终于使二审改判这个被告人无罪,这就是证明的功劳。多年的审判经验,虽然使我知道证明的重要性,也知道应该怎样去证明,但毕竟没从理论的角度去认识它,不能把它变成自己的自觉行动。这次学习,就在理论上提高了我对证明的认识。

学习必须靠理解,死记硬背不行。只有理解了的知识才是真知识,这些知识才能在我们的实际工作中发挥作用,从而才能达到北京大学和最高人民法院为我们举办远程教育的真正目的。






Copyright ? 北京跟团游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