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跟团游价格交流组

请回答1997 | 10年前的夏天,郑州人你在做什么?

我和郑州 2019-07-15 11:29:27

在重复、琐碎的日常生活中,总会有许许多多的巧合提醒我们世界的奇妙——比如当我翻阅日历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在我人生已经度过的27个年头里,竟然每年都有7月3日(呵呵)。


当记忆与一些重要的历史节点交叠,会变得格外清晰。


比如,问起1996年发生的事,记忆呈现一片雪花噪点。但20年前的1997,因为香港回归,许多情节依旧丰满。


一些人,一个城市,都可以沿着公元1997,找到关于那个时代的蛛丝马迹。



那一年是个大年,大年意味着有大事发生。为了迎接这一年的特殊时点,官方早早地在天安门广场的东侧,立起了巨大的倒计时牌;新闻联播每天结束的时候,罗京、邢质斌或者李瑞英都会口播“距离香港回归还有X X 天”。


那一年,8月28日,新郑国际机场建成通航,是中部地区首个拥有双航站楼双跑道的机场,T1航站楼也是当时最先进的第三代航站楼。那时候我上初中,当看到头顶有飞机飞过的时候,都在想什么时候我也能坐一次飞机,直到后来,坐飞机出差成为经常的事儿,唏嘘不已。



那一年,在二七广场矗立着一座香港回归倒计时钟,到这里来合影是当时的风尚。我现在还印象深刻,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出来了,人民公园里、二七广场上人头涌动,人们手里都拿着五星红旗和紫荆花旗的迷你版小旗子(街上免费送)。我妈也给我画上了大红色腮红,额头贴上一颗“红痣”,拿出家里的宝贝相机,就为了拍一张现在看来有点瓜的照片。


这一年,丁磊在广州创办了网易,员工3人,办公面积8平米;张朝阳正筹备新公司,年底确立了搜狐的名字;新浪的前身四通利方体育沙龙,老榕发表了《大连金州不相信眼泪》,万千球迷泪腺决堤。


三大门户格局慢慢浮出水面。



联想在那一年狂卖43万台电脑,登顶国内市场。在郑州,科技市场进入大卖场时代。


在许多三线城市,游戏厅还是街机的天下,《街霸》《拳皇》正勾勒一代人的童年。而有一波郑州人,已从文化路某个柜台,抱回体型笨重的人生第一台电脑。



1997注定风云跌宕。


7月1日,香港大雨转晴。无数人守在电视机旁看直播,熬到零点。直到看见米字旗降下,中国国旗和香港紫荆花区旗,在国歌里徐徐升起。



1997年,许多记忆烙上香港元素,呼应一代人的成长。


“跨越97”世界巡回演唱会现场,张国荣一身黑色礼服,独自站在光柱里,目光流转。“这首歌,送给我的母亲,也送给我生命中挚爱的朋友——唐先生。”


回归前夕,电视上那英剪了短发染了颜色,跟刘德华一遍遍唱着《东方之珠》。“小河弯弯向南流 流到香江去看一看”,听多了觉得歌词极美,才知道写词的人叫罗大佑。


《古惑仔》电影海报最走俏,成为学生的收藏爆款,构造出青春期心底里最初那片江湖。


而从这年开始,各大频道热衷播放TVB电视剧,《大时代》《刑事侦缉档案》《鉴证实录》……荧屏上的香港令人心驰神往,香港人民上班在繁华的中环写字楼,madame和sir很干练,不是住现代简约的公寓就是半山豪宅。



1997年,郑州市古玩城建成,次年2月正式营业从玉器古玩到字画旧书,无所不包,特别是楼上的旧书市场是很多囊中羞涩的学生党淘宝的地方。


如果回到这年的古玩城逛一圈,BGM除了《东方之珠》《中国人》,最火的还有那首“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


那一年郑州火车站广场改造完成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模样。



1997年,身边的人都在追星,窦唯、唐朝、四大天王等等。那个时候的我,省了两周的零花钱,就为了买一盒喜欢的明星的正版卡带(依稀记得是一盒 10 块 5)


我对1997最深的印象就是《心太软》,感觉那一年大街小巷都在听这首歌,当时我为了合群,还专门去背歌词学唱…


此后几年,《伤心太平洋》《对面的女孩看过来》《春天花会开》常年在郑州大街小巷上空盘桓,店面会换,任贤齐不会换。



在宏大的时代劲风中,许多人生,也在世间疾速运转。


这一年,二七商战落下帷幕,惨烈程度震惊全国,在一片争议中金博大和丹尼斯走进了我们的生活。

这一年,郑州的各大夜市还在。臭豆腐、肉夹馍、烤串……一个个瓦亮灯泡照亮了街口的小吃摊,灯光下的食物总是让人有食欲。


那一年郑州街头第一次出现了双层公交车601路和603路,十年后的2007年,双层公交车在郑州退役直到后来又出现了909路和60路。



郑州行道树很密,坐在第一排,幻想着自己正坐车穿越丛林。绿色的光影在车窗上流动,那一刻,你希望这趟车永远没有终点。


就像曾经希望时间,永远定格在轰轰烈烈的1997。



平安夜,《甲方乙方》上映,片尾葛优的台词念得很沉。


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END?


——广告——

Copyright ? 北京跟团游价格交流组@2017